多咀嚼一下“第三块糖果”

多咀嚼一下“第三块糖果”

文章摘要: 教育家陶行知先生“四颗糖”的故事流传甚广,为便于阐释清楚笔者的观点,还须先把这个故事再复述一遍: 一次,学生王友正用泥块砸同班的男生,恰被陶行知遇到,陶行知制止了他,并让他下午放学后来校长室一趟。正当王友战战兢兢地准备挨训时,陶行知却掏出了

教育家陶行知先生“四颗糖”的故事流传甚广,为便于阐释清楚笔者的观点,还须先把这个故事再复述一遍:

一次,学生王友正用泥块砸同班的男生,恰被陶行知遇到,陶行知制止了他,并让他下午放学后来校长室一趟。正当王友战战兢兢地准备挨训时,陶行知却掏出了一块糖果送给他:“这是奖给你的,因为你按时来了,而我却迟到了。”王友惊疑地接过。陶行知随之又掏出一块糖果放到他手里,说:“这也是奖给你的,因为当我叫你别打时,你立即停止了,这说明你很尊重我,我应该奖励你。”王友更惊疑了,不禁睁大了眼睛。可是接下来陶行知又掏出第三块糖果塞到王友手里,说:“我调查过了,你用泥块砸那些男生,是因为他们不守游戏规则,欺负女生;你砸他们,说明你正直善良,有跟坏事作斗争的勇气,应该奖励呀!”王友感动地流了泪,后悔地说:“陶校长,你…你打我几下吧!我…我错了,我砸的不是坏人,而是我的同学啊!”陶行知满意地笑了,随即掏出第四块糖果递过去,说:“为你正确地认识错误,再奖你一块!我看我们的谈话也就到此为止吧!你可以回去了。”

这个故事常常被视作“赏识教育”的典范,并为不少教育者所仿效。但是细细看一下这个故事,我们是否意识到,在陶行知先生的这个教育案例中,这“第三块糖果”的奖励是起着核心性作用的,换言之,可以这么认为,如果缺失了奖励“第三块糖果”的缘由,就不会有“四颗糖”的故事!

咀嚼这“第三块糖果”,让我们领悟到了什么?首先,从“第三块糖果”的奖励中我们可以深切地感受到,陶先生遇到问题不是高高在上,在不知情的状况下“跟着感觉走”,随心所欲地处理一通,而是建立在详细调查的基础之上的。身为校长的他,即使是在处理这样一个小小的学生打架事件上也是以深入调查为前提,进而作出理性的判断。惟其如此,才有可能将问题处理得令人心悦诚服。第二,陶先生处理问题是十分讲求是非原则的,对学生正直、正当的行为会毫不吝啬赞美之词,即使是在这样的行为从表象上来看似乎挺“暴力”的情况下也毫不掩饰自己的支持观点。这恰恰很好地保护了学生的是非判断力和正义感,有利于学生的社会性发展。第三,陶先生是真正“蹲下来看孩子”的教育家,他一定是在调查清楚事情真相,作了换位思考后,才会如此真诚地表扬王友,从而非常艺术化地处理了这个“打架事件”。

反观当下一些教师,在处理类似的问题时,似乎也想学学陶先生,多给学生吃几颗“糖”,但偏偏达不到预想的效果。究其原因,或是硬给“糖”,让学生边吃“糖”边心里发怵,以为教师在捉弄他;或是瞎给“糖”,给得学生一头雾水,让他辨析不出自己之所以吃到“糖”的理由;或是假给“糖”,不是出于真心,而是出于对一些教育技艺的简单模仿,让学生吃得不是滋味。当然也有给的是“假糖”——各打五十大板,于是,是非曲直没有了个应有的说法,久而久之,学生乖巧起来了,做人的良知和正义感也渐渐被貌似公允的教育消磨掉了。这样的教育,还值得“赏识”吗?

多咀嚼一下“第三块糖果”

由此看来,教育是需要足够的理性的,是要用真心去做的,而且还必须着眼于学生一生的发展。常常咀嚼一下陶先生这“第三块糖果”,或许能使我们体悟到许多更深刻的教育道理。

友情链接: 杏彩